人才质量红利接棒人口红利

2015-05-052912

  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是,每年的大学毕业生的数量在增长,可就业环境确实每况愈下。很多毕业生也时常自我调侃:毕业之日,即失业之时。

 

  “我新增毕业大学生人数就将达到680万人,如何结合素质教育深化以提高大学生就业素质为目标的教育体制改革,已成为解决人才供需矛盾,解决大学生就业困境的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政协委员、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金不无担心地表示。

 

  王均金表示,现行教育体制下培养的有些大学生往往综合素质不高,有高学历却不一定都有高能力,实践、应用能力和用人单位的要求有较大差距,又比较缺乏创业、创新的能力,所以大量学生毕业后无法马上就业,而社会真正需要的人才又供不应求。

 

  遭遇困境的不仅仅是大学生,还有农民工。昨天还在务农,就要务工。这种角色的转变,不仅是对农民工适应能力的考验,也是对市场调节机制的一种考验。

 

  人才的商业推动力

 

  当自然资源分配完毕之后,企业生长的动力将多地来自人力资源,或者人才资源。可以说,谁占据了多的人才资源,谁就占据了竞争的制高点。

 

  这也是跨公司以“财散人聚”模式吸引员工的真正原因。

 

  今年初,三星总裁张元基在刚上任时就表达了塑造“幸福职场”的战略:“‘WorkSmart’组织特点就是迅速、敏捷和高效率。以小的努力创造的成果,同时让员工感到工作的快乐和成就感,所谓的‘幸福的组织’就是Smart组织。在这里我向大家承诺,我将以‘沟通和文化的责任人’的使命感负责到底,直到‘WorkSmart’的企业文化在三星真正扎根。”

 

  三星相关负责人表示:“员工对职场满意度的提升会增加公司成效,同时有助于留住高素质人才。三星通过‘幸福职场’战略,会加快三星迈向超企业的步伐。”

 

  不过对于企业而言,这还需要一个过程。

 

  在成本激增、利润下滑的全球大趋势之下,大部分缺乏自主品牌和核心技术的劳动密集型企业身陷重围,特别是新年以来,“招工难”、“用工荒”再一次让这些企业“很受伤”。

 

  十一届全人大代表、波司登集团董事长高德康跟记者分析,目前高校培养的大学毕业生,虽然有很大一部分到了乡镇一级企业,但绝大多数“只想参与上层管理、不愿从事一线生产”。劳动密集型产业中的一线工人,大多由于各种原因未上大学,缺少专业或职业技术教育,这就严重阻碍了企业劳动生产率和产品质量的提高。“家要从的实际情况出发,大力发展中等职业技术教育,全面提高中等职业技术教育的质量,为企业培养多合格的、的、高质量的产业工人”。

 

  “对劳动密集型产业来说,转型升级势在必行。但是在推进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家还是需要为劳动密集型企业提供必要的政策扶持,转型升级不是放弃劳动密集型产业。”高德康表示。

 

  高德康告诉记者,之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这次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到要加强就业扶持,提到要支持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小型微型企业发展。像纺织服装行业这样的传统制造业,不可能一下子改变靠人力成本谋取利润的现状,企业有转型升级的急切欲望,但仍在不断摸索转型升级的出路。在此过程中,政府的支持就显得尤为重要。

 

  人才商机,市场是百亿级

 

  2月8日,由人社部、财政部等制定的《促进就业规划(2011—2015年)》(以下简称《规划》)正式公布。

 

  《规划》称,“十二五”时期,我就业形势将加复杂,就业总量压力将继续加大,劳动者技能与岗位需求不相适应、劳动力供给与企业用工需求不相匹配的结构性矛盾将加突出,就业任务加繁重。不仅劳动力供大于求的总量压力持续加大,城镇需就业的劳动力年均2500万人,还有相当数量的农业富余劳动力需要转移就业。其中,农村富余劳动者转移就业难度依然很大。

 

  十一届全人大代表吴江林表示,政府要从高等教育体制、实习制度、就业培训和中介服务等方面入手,通过各种手段,引导、教育、提高大学生的素质和技能,使大学生具有符合市场要求专业能力,或者成为一专多能的复合型人才,必然受到企业的热捧,就业也就不是难事了。

 

  王朝晖很早就意识到,从“人”的数量到“人”的质量转变所隐含的商业价值。

 

  王朝晖是北森公司董事会主席兼总裁。2001年年底,王朝晖和五年未见的高中同学纪伟在聚会上碰面,无意中聊起了关于人才的话题,“据说一个公司如果招人失败,会涉及到内部多达61项成本。”

 

  一开始王朝晖觉得数字大到夸张,后来算了算才猛然感觉到人才与公司各项业务确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定会从一个人口大变成一个人才大,未来5到10年,人才管理会像空气一样清新、自然,人才管理会改变这个时代。”王朝晖表示。

 

  王朝晖告诉记者,此前的30年,14亿人口这个庞大的基数就能够成就很多很的企业,而不论这个企业是不是根在。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通过大量的人力堆积、大量的资源消耗,成就了GDP总量第二。

 

  王朝晖判断,这是极限了,是难以为继的。“原有的经济增长模式可以支撑前面30年的发展,但是这种模式不足支撑后30年的变化。再往后走一定是在‘质’上取得变化。这个质上的变化靠的是技术,靠创造,靠品牌,靠管理,而这背后所有的一切靠的是人才”。

 

  对王朝晖来说,这就是商业机会。而北森要做的就是帮助企业一体化地进行招聘管理、员工调查、人才测评、绩效管理、继任与发展、360度评估反馈等。“这将是一个百亿级的市场”。

相关动态
查看更多相关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