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

传统软件“被迫”转型SaaS: 是求生还是求死?

2016-10-203061

  前段时间,有幸邀请崔牛会的CEO们来北森进行沟通和交流,除了SaaS创业者外,还有一些传统的软件公司,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大家的激情和活力。但等沟通结束以后,再环顾周遭的大环境,我慢慢感受到了泡沫的味道。大家都在想:"做一个什么SaaS软件,能够快速得到投资呢?",这种感觉真像极了一年前的O2O。


  回看彼时火得不能再火的O2O行业,整个过程中,"火"起来的是资本,资本推动创业者,创业者牵引媒体,于是群情激昂,O2O的风头一时无两。但客户的变化却是一步一步的,丝毫不受资本的影响。于是热情的资本很快发现,高的投入并不能够带来快速的回报,结果是:资本迅速撒手而去,空留创业者们的满腔激情。眼下,一向沉稳的企业级SaaS市场在资本的推动下,也出现了这样的苗头,不免让身在其中的我们有一丝隐忧了。


  对于用友、金蝶等上一个时代的,我们毋需操心。对于新的创业者,采取"云"的模式,当是选择,也不讨论了。关键的是:其余的一大拔传统软件公司,应该如何选择、怎么做呢?


  以HR软件领域的公司为例,它们普遍的特点是:五六千万的收入,不到一千万的利润,处于二线厂商的位置。圈内很多人积极鼓动大家转型SaaS,似乎不转必死无疑,但我却有些不同的看法,传统软件如果转型SaaS,将面临为严峻的挑战:


  1.路线风险:


  传统软件转型SaaS需要很多的努力,Oracle说自己花了5、6年的时间才重写了一些软件完成到云端的迁移。所以时间、能力和决心对传统软件公司都是巨大的考验。快的模式是在云上租个虚拟机,然后将软件安装上去,然后告诉客户说:"我们现在是SaaS软件了!"。现有许多声音,也在忽悠这条路线。


  但这其实是一条不归路,以部署安装软件的成本在运营,却按SaaS软件的租赁模式收费,即:原本收取50万的安装费,现在却按年收10万的租赁费,这就是"赔钱赚吆喝"的买卖。


  2.投资风险:


  另外一条路径当然就是实打实地从无到有开发一个SaaS软件,这至少需要一两亿的投资,同时,将客户转移到SaaS模式的过程中,又会大量消减当期利润。


  如果公司的累积利润不够做一个SaaS软件,又没有足够的融资能力,极有可能将公司推入一个危险的境地:SaaS模式没有突破,传统业务又无法赢利,结果进退两难。


  3.技术风险:


  随着越来越多的文章,大家都明白了:"多租户、可拓展、分布式的技术架构"是SaaS的基础,这和传统软件的技术路线有非常大的差异。不仅如此,SaaS软件的产品、服务、运维,这都是传统软件不熟悉的领域,这意味着,传统软件公司要转型,就要换一群人来做这个软件了。


  所以:即使决定去做,搞不搞不得出来还是未知。


  当然,无论如何,总会有一部分传统软件厂商会进入SaaS领域,尤其是金蝶、用友这些曾经的软件,当他们看清了主流市场的方向,就不太可能控制住自己的脚步。以HR软件领域为例,这些年不断听到他们要向云端迁移的声音。由于在原有组织内部转型多年试验下来已被证明是不可为之举,他们的做法很可能是:抽出一部分人,成立一家新的公司,从某一个HR软件的模块切入SaaS市场。


  但这种做法会导致:一部分精英被抽到新的公司,然后留下的员工看不到希望,纷纷跳槽,结果传统业务竞争力下滑,利润消减… 而这其实就给其他传统软件厂商留出了机会,所以,二线的传统软件厂商趁着金蝶、用友等公司转型之际,弯道超车,趁势提高自已软件的客户定位,争取占据领导位置,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回过头来看,当初软件的出现,并没有将软件外包公司消灭掉,终形成了两个领域;同样地,虽然SaaS会成为主流市场的大势所趋,但我相信SaaS软件的出现,也不会将安装软件消灭掉,终也会成为两个市场。Salesforce成立了15年了,在美的CRM市场,SaaS的市场份额仍然没有超过安装版软件。


  当大量厂商移兵SaaS的时候,反而可能在原有的战场上给其余的安装版软件厂商留下相当的空间。在硅谷,有机会去Tableu访谈:纯安装版软件,却保持每年的业绩增长。所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安装或者SaaS,而在于你是否有创新、差异化的产品。


  经纬合伙人David Skok是Saas领域的牛人,我们看到的大量文章都出自它的手笔。在一个小型会议中,我们询问过David Skok一个问题:"如果用友、金蝶这类转型SaaS,我们怎么办?"。David机智地回答:"在美,传统软件转型SaaS没有成功的,终只能走收购这条路。当然,情况可能会不太一样。"


  这句话颇有深意:向左,向右,确实是一个比看上去加艰难的决策...

相关动态
查看更多相关动态